她告诉记者
2020-05-21 12:5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1998年起,失地后的余友珍到武昌区城管局当环卫工,一周休息一天,凌晨3时半就要到岗。虽然后来成了“富婆”,但她依然没有放下扫帚。工作中,常常被人冷眼相看,但她仍然乐此不疲。清扫班里的很多同事都想不通:“余师傅家里那么有钱,还要来吃这个苦!”对此,余友珍有自己的说法:“我想给儿子、女儿做个榜样,不能天天窝在屋里坐吃山空。”

余友珍是武昌区城管局清扫大队的合同工,月薪1420元。她家拥有10套现房,邻近东湖欢乐谷景区,市价每平方米至少6000元,加上今年即将交付的另外7套住房,她是个拥有千万房产的“富婆”。

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拥有更多的财富,但有没有想过假如自己真有千万财富之后会是怎么样?在湖北武昌有一位妇女,坐拥十多套房产价值过千万,这样一个十足的千万富婆却仍做环卫工作,且做环卫工的同时也严格要求自己的子女,不能养成依赖思想。

就在元旦节前,她又吓唬孩子们,没得钱用了,要卖房子。儿子很惊讶,已经卖了几套房子,那么多钱怎么一下子用完了?余友珍诓称:“打牌输了。”

余友珍耳闻目睹村里有人拿到多套还建房后,不做正经事,沉湎于打牌赌博,甚至吸毒。她对子女有言在先:“你们要是不做事,我就把房子捐给国家。”现在,她的儿子在东湖风景区当司机,月薪2000多元;女儿也是上班族,月薪3000多元。

上世纪80年代,余友珍是洪山区东湖村霍家湾菜农。夫妻俩起早贪黑,辛苦攒钱,在湾里第一个盖起了三层楼私房。到武汉打工的外地人越来越多,余友珍就将空余的几间房用于出租,到上世纪90年代初,每间每月至少能收50元钱。攒了钱后,又盖房又加层,几年下来,她共拥有了3栋5层楼的私房,大多用于出租。她说,当时农村建房管得松,家家都盖房。令她没想到的是,2008年开始赶上征地拆迁还建,她居然先后分得21套房子。后来,她陆续卖掉了4套。

从2008年开始,村里开始拆迁还建。余友珍注意到,一些一夜暴富的村民开始无所事事,有人赌博,有人吸毒。她担心她的孩子也会因此而变样,所以,一有机会就数落一儿一女:“都到外面去做事,别指望房子。”余友珍说:“我就怕孩子们闲着,靠房子坐吃山空只会害了他们。”

余友珍没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特别。她告诉记者,在东湖村,跟她相似的村民还有不少,有的人手里有十几套房子,仍然在东湖欢乐谷风景区当清洁工。她所在的清扫班,有3个环卫工来自附近的村子里,每个人手里都有5至7套还建房。

2013年第一天6时30分,寒气刺骨,53岁的余友珍像往常一样,骑着电动车准时赶到武昌徐东路,开始清扫马路。过往的路人不会想到,这位穿着一身橙红色工作服的普通环卫工,家有17套住房,价值过千万元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9j5.cn山东省胶州市付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- www.n9j5.cn版权所有